The Life of Glenn 798

t86d7精彩絕倫的小说 - 第638章 圣皇心计(月底求&#



p5k5v火熱小说 《臨淵行》- 第638章 圣皇心计(月底求票) -p1kE8B
臨淵行

小說-臨淵行-临渊行
第638章 圣皇心计(月底求票)-p1
“苏圣皇不可!”两人异口同声大叫。
青铜符节从中间穿过时,符节中的众人看到天皇宝树上每一件宝物的纹理,清晰夺目,甚至散发出昳丽的光芒!
苏云松了口气,符节中的几人也是惊魂甫定。
苏云肩头,莹莹连忙向他挤眼睛,示意他不要再说。
然而苏云等人却立刻发现,一道惊心动魄的伤口出现在天皇宝树的烙印上,这道被撕裂的伤口所过之处,数以百计的宝物被摧毁!
突然符节剧烈震荡,反倒被邪帝残影打得向天都摩轮的更深处跌落!
剑痕的长度惊人,但威力更是惊人!
原本芳逐志和师蔚然认为这场战斗根本不会有什么悬念,必定是邪帝天后这样的存在出手,在偷袭和伏杀的情况下重创帝丰,占尽了优势。但是,他们见识到萧归鸿的九玄不灭的强大之后,便没有这么肯定了。
他们每发现苏云一个身份,都惊讶无比。
芳逐志怔怔出神,过了片刻才道:“相比他来说,我们简直是小打小闹。我们辛苦修炼,想着如何才能夺得未来仙界主宰之位的手,他已经为未来的主宰之位建立了一套班底。”
这些神魔都是年轻人,有的是在苏云做牢头时便已经跟随苏云,有的则是近些年涌现的福地中诞生的神魔,还有些则是来自天府的神魔。
“那是什么?是天后姐姐压箱底的至宝吗?”突然莹莹的声音传来,声音有些颤抖。
“天市垣大帝麾下的灵士,也有着不同的分类,妖、精、鬼、怪各有分类,为首的也都有官职在身。”
“仙帝的剑道!”
人魔梧桐又一次远去,她将踏上对抗魔性修成原道的路程,或许她体内的魔性会一次又一次爆发,但她不会危及到这个世界了。
万宝对应万神图,宝树对应天皇曜魄,仙后娘娘的重宝极为不凡,已经接近仙道至宝!
“玉太子做得好!”
芳逐志和师蔚然露出钦佩敬仰之色,师蔚然喃喃道:“仙帝有两绝,排名第一的便是九玄不灭,而第二绝便是他的剑道!”
芳逐志由衷佩服,长揖到地:“多谢师兄指点。”
青铜符节从中间穿过时,符节中的众人看到天皇宝树上每一件宝物的纹理,清晰夺目,甚至散发出昳丽的光芒!
那剑道剑意无孔不入,更胜帝廷悬棺断崖的那块剑壁!
苏云作为天市垣大帝,顾不得休息,立刻投入到各地的赈灾之中。
小說 第一人稱
苏云目光阴沉的扫视过来,师蔚然心中一惊,连忙住口,心道:“明明就是这样,还不让人说了?”
师蔚然肃然道:“天市垣大帝。”
芳逐志摇头道:“师兄,我们争不过他的。”
他们穿过宝树之后,跌入一段天都摩轮的片段之中,那是邪帝的太一天都摩轮留下的残缺烙印!
过了片刻,青铜符节飞过长度惊人的剑痕,又看到一株天皇宝树,那是一株宝树,千枝万杈,枝杈如同人的手臂,在枝杈顶端,结出各种异宝,每一种异宝都极为不凡!
苏云松了口气,符节中的几人也是惊魂甫定。
芳逐志闷哼一声。
剑痕的长度惊人,但威力更是惊人!
更何况,还有一个长生帝君隐藏在邪帝等人之间,随时可能反水!
芳逐志和师蔚然露出钦佩敬仰之色,师蔚然喃喃道:“仙帝有两绝,排名第一的便是九玄不灭,而第二绝便是他的剑道!”
原本芳逐志和师蔚然认为这场战斗根本不会有什么悬念,必定是邪帝天后这样的存在出手,在偷袭和伏杀的情况下重创帝丰,占尽了优势。但是,他们见识到萧归鸿的九玄不灭的强大之后,便没有这么肯定了。
“帝丰果然了不起,这时候还能重创仙后姐姐的宝物!”莹莹禁不住惊叹。
芳逐志这几日也逐渐了解到苏云的身份之复杂,这简直是生出七八条腿,踩在许多艘船上,看似危险无比却如履平地一般。
师蔚然道:“此人的谋略如此深渊,让我们从前的举动都成了小孩子玩的把戏。不过亡羊补牢未为晚矣。我们回到各自洞天,也可以有样学样,也建立一套自己的班底。”
芳逐志微微一怔,这时才想起来,当时苏云调度天市垣力量去赈灾的时候,的确每个人都有着独特的身份。
师蔚然道:“除了这些,还有文官,负责文书起草,后勤调度,情报,参谋,命令,文书,医药,教育,库房,甚至连农林牧渔,都有着不同的官员打理!”
他醒悟过来,失声道:“苏圣皇要造反!”
这些邪帝是处于巅峰时期的帝绝,青铜符节刚刚跌入其中,那些邪帝残影便复苏过来,向青铜符节攻去!
他们二人是绝世天才,立刻看出苏云刚才是将帝丰的剑道剑意破去!
芳逐志和师蔚然大惊失色,正欲抵挡,突然苏云聚气为剑,剑光闪烁,迎上帝丰的剑道剑意!
然而苏云等人却立刻发现,一道惊心动魄的伤口出现在天皇宝树的烙印上,这道被撕裂的伤口所过之处,数以百计的宝物被摧毁!
长生帝君偷袭之下,哪怕是邪帝也不敢说能全身而退!
青铜符节从一道明丽无比的剑痕旁边飞过,那剑痕明亮,绚丽夺目,从星空的这一头映照开去,途中,苏云等人看到四五颗星辰碎裂带!
他醒悟过来,失声道:“苏圣皇要造反!”
苏云松了口气,符节中的几人也是惊魂甫定。
苏云作为天市垣大帝,顾不得休息,立刻投入到各地的赈灾之中。
苏云散去剑气,回头道:“我知道。我的剑道其实不好,我没有学过几天。我最厉害的绝学还是我的印法!”
这时,剑痕映照出青铜符节的影子,突然只听叮叮当当的响声不绝于耳,赫然是符节的影子映照在剑痕上时,触发了其中隐藏的剑道!
芳逐志怔了怔,有些不解,道:“什么秘密?苏圣皇为人光明磊落,我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秘密。”
芳逐志怔了怔,有些不解,道:“什么秘密?苏圣皇为人光明磊落,我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秘密。”
他醒悟过来,失声道:“苏圣皇要造反!”
苏云有些惆怅,这世间最是感情难以辜负。
这次连师蔚然也忍不住了,道:“苏圣皇,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说实话你的印法并不比芳逐志师兄更加高明,而且也未必见得比我强。但你的剑道却是……”
这些神魔都是年轻人,有的是在苏云做牢头时便已经跟随苏云,有的则是近些年涌现的福地中诞生的神魔,还有些则是来自天府的神魔。
师蔚然面色严肃,道:“芳兄,前几日人魔之乱过后,苏圣皇赈灾,那时他动用的身份便是天市垣大帝的身份。你没有注意到吗?他调动鬼神,调动灵士,调动神魔,这些鬼神灵士和神魔,都有着官职!”
芳逐志和师蔚然焦急的等待战况,这一日,师蔚然找上芳逐志,道:“芳师兄可曾发现苏圣皇的一些秘密?”
芳逐志怔了怔,有些不解,道:“什么秘密?苏圣皇为人光明磊落,我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秘密。”
剑痕的长度惊人,但威力更是惊人!
青铜符节飞到跟前,只见那天皇宝树越来越高越来越广。
更何况,还有一个长生帝君隐藏在邪帝等人之间,随时可能反水!
芳逐志道:“我又不打算造反,弄什么小朝……”
这是立体烙印,占据了星空很大一部分空间。
师蔚然道:“除了这些,还有文官,负责文书起草,后勤调度,情报,参谋,命令,文书,医药,教育,库房,甚至连农林牧渔,都有着不同的官员打理!”
莹莹连忙安慰道:“咱们各论各的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